titylife

隔靴搔痒痒更痒,点到为止止不住。楼诚大法好、爽。

【楼诚衍生】徐安X许一霖 道士,道士 1(真的道士敢于直面不举的人生……)

lo主本来想坏坏滴暗搓搓滴把攻的名字留到第二章,结果发文的时候发现,标题出卖了lo主,懵逼,没有得逞……←_←

安霖(安陵容?划掉)这么奇葩的CP居然让lo主萌血沸腾真是万万没想到啊……

设定民国架空,时间轴什么鬼请不要在意,灵感来自《阴山道士笔记》,阴山派及人设相关科普请见链接一:http://titylife.lofter.com/post/1d853114_8f8aaa0

链接二:http://titylife.lofter.com/post/1d853114_91447f9

最后强调,许一霖人设不走剧,徐安人设更加不走剧。←_←

 

1、迷途的小孩

 

许一霖活不过25岁,真正原因其实与痼疾没什么太大关系,他偷听到这个所谓的真相时,甚是不屑一顾,那一年他才七岁,懵懵懂懂的,转眼便丢到一边。这一年,父亲请来道士在家中做法事,明面上是为祭奠宗祖,实际是为了想法子给许一霖解难,死难。

道士明言,许一霖年过二十便要应劫数之运,其斗数命盘将出现极凶险的星相,煞凶会照、血星盘头,且打小福德宫中就有破军星,简直一定是个自杀早亡的命格。许氏夫妻原本就怜麟儿是天阉之体,如今又被判做一个早死的命运,怎不垂泪苦求,直问有何法可解。

那道士也不讳言,只说须有吉贵之星相解,通俗一点讲,就是后运好逢,遇见贵人来解。许老爷忙问何为贵人、又现在何处,老道却摇头,说不一定,可以是因为有了舍不得放不下的人,可以是因为无意中相逢的路人,不过出于善意而鼓励他的一句话,都可以变成破解命格的吉星之力。

许一霖当时太小,许多话听不懂,只知道自己是要自杀的,二十几岁便会死去,心中也是怪怕的,却又不是太明白。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,照样乐呵呵的长到了十岁。就是这一年,许一霖遇到了所谓的贵人。

 

七月已半,此日正是中元节,所谓立秋处暑正当暑,秋老虎气焰尚高。许一霖下了功课,带着他的小仆人到附近的长生山上玩耍,一时贪图凉爽,走得深了,想要回转的时候发现迷失了道路,七弯八转的似是遇到了鬼打墙般,怎么也走不出去了。

天色暗了下来,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才终于知道害怕,那仆人的孩子走着走着一屁股坐在地上,放声大哭。许一霖是左劝不理,右劝是哭,终于少爷脾气涌将上来,一脚揣在那小仆身上,“你不走我走!”说着又学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画地为牢,拿树棍划了个圈圈,把人围在里头,说道:“蹲在这里别动,我找到人来接你。”

他再三交代小仆不要乱走,这才迈步走开,却也不知道哪里是正确的方向,便选了一个看似是下山的去向,鼓足勇气走了下去。这许少爷倒也机灵,怕回去找不到他那仆童,就边走边拿石子做记号,可惜聪明归聪明,却用得不是时机。他只知道那一天是中元节,却不晓得中元节另有一个名头:鬼节。

果不其然,半个时辰后,许一霖第三次路过了他自己垒的小石头堆,心里又惊又急,金豆子再也收不住,却又不敢停下,只好边挪步边流眼泪。

就在他临近崩溃的时候,忽听头顶上一阵喧哗,鸟鸣声扑翅声接踵而至。抬头一看,只见各色飞鸟集结而过,大小各异、种类繁杂,从开始时零星几只结伴,到后来逐渐成群,最终浩浩荡荡似乌云压顶,却是互不干扰、目标一致,所过之处带起风来,惹得枝条摇摆草木婆娑。加之鸟群在空中边飞边鸣,呼朋唤友般惊声厉喝,扑扑棱棱、叽叽啾啾,蔚为壮观。

这许家小少爷也是异于常人,见林中惊鸟扑飞且不害怕,反似得到了救星一样,拔腿就向鸟儿逃离的地方跑去。他脑子里就只一个幼稚的念头:惊鸟的地方一定是有人的,找到了人,就能回家了!

也是该有此命,许一霖就这样误打误撞,居然闯破了鬼墙,径直向山顶奔去。不过须臾,他就跑到了长生山的顶上,只见依山矗立着一座小小道观,观前摆放一张案几,案上陈着几碟供奉,一旁香炉烛火样样俱全。许少爷心下顿时一松,虽没有见到人影,可看那香火正燃、火盆中冥纸的灰烬尚冒着热气,想来这设坛之人一定就在附近。

许一霖幼小的心智并不能、也来不及发现眼前场景的异常,他全没意识到本该蛙鸣蝉噪的立秋时节,周围却连一丝虫鸣也无的寂静,满心只有摆脱迷途的欢喜,和快些寻到人烟的急切。

他不知道,今夜他与小仆之所以会迷路,乃因时逢鬼节,地狱开门之日,亡魂赦罪之时,阴曹地府放归诸鬼,魑魅魍魉、百鬼夜行。他更不知道,长生山之所以叫名叫长生,是因为山上供奉的一个神仙:关长生,也就是俗称关公的关羽关大元帅,关圣帝君。而今夜有人在此设下法坛,就是为了借这位神仙的势力趋避阴魂。

许一霖无知者无畏地沿着道观旁唯一的一条小道向后山走去,路过观前案几的时候,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实在耐不住饥寒,顺手抓了几块用作供奉的糕饼,狼吞虎咽不说还兀自奇怪,心道这平日里看不上的粗糙点心,今日怎的吃起来甚是香甜。却不知自己一个随心之举,却无意间踩坏了别人精心设下的阵法,害得那人险些丧命,终是结下了孽缘。

而此时的后山上,布阵之人已然受了影响,只见他原本端坐如常,却忽然一个倒仰,跌卧在地,手中尚有结印未能完成,手脚却皆已抽搐起来,浑身如坠冰窖般嗦嗦颤动,双唇乌紫、口吐白霜。然而此人反应极快,不过转瞬,便强行封闭起六识,再次盘腿坐定,手上艰难地打了一个静心结,口中默念护身法咒,期望能够护住心、脑、五脏,只盼熬过今晚,所受损害便待日后缓缓补养便是。

然而法阵一旦被破,如不立刻就地补阵,阴寒之气便会不受控制。而他今夜为借关帝之势将法阵布置在了道观门前,苦于无法修补阵形,所以无论如何行咒,体内阴气都在以极快的速度上行,差一点就冲到了头顶,若无人以外力为他放阴,只怕要一命呜呼。

他心下诧异,不知是何物冲撞了他的法坛,难道在关帝庙前借势竟也阻不住那些孤魂野鬼么?!可眼下自己有心无力,实在没法亲自去那边一探究竟了。

许一霖闯入这一位栖身的树林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:一个身穿黑色道袍、梳着道髻的男人盘坐在地上,手上僵硬地举着个“兰花指”,青面乌唇地“唱着歌”,身周三米之内已成冻土,寒霜结了一地、青草尽皆枯萎。

他不敢靠近,悄悄转到这怪人的身后,发现他那黑色道袍背后印着一个倒转的八卦,屁股后头倒插着一面令旗,令旗之上倒画了一只骷髅头!这诡异一幕,饶是胆大如许一霖也要寒毛直竖、心生恐惧,第一反应就是逃跑,然而转念一想,好不容易遇见个活人,跑了再迷路可如何是好?再说此人看起来自身难保的样子,要不然先过去问个路再说?

 

-TBC-

 

 

时间太晚,字数不多,包涵则个。

然而天阉小道士很快就要出炉啦!鼓掌鼓掌!

 

评论(3)

热度(43)